精彩小说网免费提供白领情缘全集清爽干净的文字章节免费阅读。
精彩小说网
精彩小说网 总裁小说 灵异小说 短篇文学 重生小说 言情小说 架空小说 网游小说 军事小说 乡村小说 校园小说 历史小说 推理小说
小说推荐榜 科幻小说 玄幻小说 官场小说 仙侠小说 经典名著 竞技小说 都市小说 耽美小说 综合其它 武侠小说 同人小说 穿越小说
免费的小说 秘密女友 美艳老婆 寒潭鹤影 幸福家庭 你不要脸 倾城护爱 母爱无奈 人妻丛林 火红年代 夜色浓重 热门小说 全本小说
精彩小说网 > 热门小说 > 白领情缘  作者:张儒剑 书号:12936  时间:2010/4/19  字数:5598 
上一章   第06章医院    下一章 ( → )
张儒剑不时被剧烈的头痛侵袭,眼着一幅幅画面闪过,时而是孙姿侧卧于优美的身姿,时而是长扭曲的脸,时而是自己肩扛沉重的水泥袋艰难的移动,最后刘菲菲那双充恐惧、伤心、悲愤、失望种种感情的双眼定格在脑海里。

  他拼命地想说着什么,却一句也讲不出,少女的双眼渐渐模糊,他想伸手去抓,却什么也抓不到,头剧烈的痛着,血红,眼前又是一片血红,张儒剑的意识又沉入冰冷的黑暗中。

  张儒剑的意识再次被头痛从黑暗中驱赶出来,他在烈下赤身体的跋涉,身边没有一个同伴,阳光直在他的头顶,背后火辣辣的痛,头晕目眩,热、太热了,水,他想喝水,伸舌着干裂的双,没有润的感觉,只有剧烈的痛。

  “水,我要水。”他大喊着,双手在喉咙上抓挠。

  忽然一滴温热的水滴在他的面颊上,接二连三的滴落,雨,下雨了,他张开双,任雨滴落在舌上,他贪婪的咽着,耳边好像有女人低声啜泣的声音,忽有忽无,象从天际传出,听不清,他太累了,他要休息了。

  张儒剑在乎乎中醒来又睡去,眼前幻觉不断,但女人低声的啜泣声始终都伴随着。

  张儒剑又一次被女人的哭声惊醒,这次不是啜泣,是痛哭,他心里好笑,是什么事哭的这么伤心,他的注意力很快被另一个声音吸引,很冷。

  “病人的脑部受到剧烈的撞击,再加上失血过多,目前看虽然危险期是度过了,生命体征正常,但身体很虚弱。晕是脑部受损的普遍现象,情况不好说,以后植物人的可能也比较大,医生能作的也就这么多,只有等。小姑娘请别这么大声好不好,这里是医院,你会影响到其它病人的。”

  “是说自己吗?小姑娘,难道是刘菲菲?我在哪儿?我怎么了?”他想睁开眼,可眼皮是那么的重,想抬手可连手指也动不了,除了意识分外清醒,身体好像不是自己的一样。

  那个冰冷的声音又传了过来“对病人多说说话,虽然起不了什么大用。对了,要注意给病人活动身体,要不四肢萎缩,就是能醒过来也成废人了。小姑娘你要是再哭就请出去,还要我说几遍?”

  张儒剑耳边的哭声低落了下来,但听得出是强制压制着,声声哽咽让他心如麻,他想挣扎可没有用,身体象木头一样没有任何的感觉。身体失去自由的痛苦让他愤怒了,头痛,头好痛,他又晕过去了。

  耳边传来女人温柔的声音“儒剑,虽然你听不到,可我还要说,这些年我早已对生活失去信心了,可你的到来让我产生了新的希望,我一点都不后悔我当初的选择,你知道我是多爱你吗?”女人的声音颤抖了“我希望…我希望不是你,而是我躺在这里…”女人说不下去了,呜咽起来,脸贴在张儒剑的脸旁开始哭泣。

  张儒剑感觉脸颊上温热的水珠滑落,是孙姿,是她,他多么想把女人抱在怀中,爱抚,可他却不能。他感觉孙姿的哭声小了,脸离开了,一双手擦去沾在自己脸上的泪痕。

  女人的声音又响起:“我不哭,我是幸福的,因为我知道你也爱我,被你爱过就行了,那怕只是那么几天。即使你一辈子只能躺在上,我也不会离开你。

  可…”女人的声音犹豫了一下“可我还想得到你的爱抚,和你在一起太幸福了。你摸摸,我的脸都红了。”

  孙姿拉起张儒剑的手,用脸颊磨擦着,张儒剑感觉到女人泪迹未干的脸透着火热,脑海里浮起孙姿娇的脸。女人拉着张儒剑的手滑过嘴,用舌尖轻,用牙齿划过,把他的一手指放入口中着。

  “儒剑,你感觉的到吗?我是不是很?我听人家说男人都喜欢这样的女人,如果你也希望我这样,我就变成一个妇,可只有你一个人才能享受。”

  张儒剑内心又一次被震憾了,女人的深情铺天盖地的水般涌来,小腹能感觉一股热,他惊喜的发现自己好像有感觉了,似乎身体不再是木一样,他几乎感觉到自己的肌可以细微的颤动。

  孙姿没发现张儒剑的异样,她拿着了被唾的手指,滑过优美的颈部“儒剑,我的房好啊,你帮我啊,我好喜欢你抚摸我的房。”

  张儒剑听到悉索的衣服磨擦的声音,随后手被带到了一个温润的团,上下摆动,尖在手掌心顶着。

  “啊,我的房美吗?那天你就是偷看我的房,你看,头都立起来了,嗯,你的手好坏啊,人家的心都的了,头是人家最感的部位了,你觉得我的头好看吗?长长的,软软的,人家很喜欢它呢,现在它们麻麻的,好像有小虫在咬,嗯…”孙姿紧咬细齿,面色绯红,身上渗出细微的汗珠。身在病房,却作出这样的行为,让她体验到了另一种忌的快,下体的已经可以感觉到粘粘滑滑的,可为了张儒剑她什么都可以做,即使是一个妇,只要张儒剑高兴。

  张儒剑感觉自己的手被拖着来到孙姿的裙下,感觉到丝质布料特有的轻薄触觉,手已经盖在了孙姿上方的小腹上。

  “人家的身材是不是很好?和你在一起这几天,人家都胖起来了,你摸是不是?害得人家这段时间穿套裙的时候都得憋着气,才能穿上。呵,这条内是特意为你买的呢,摸起来很舒服吧,是红色的,我喜欢它,悄悄告诉你,它是透明的,试穿的时候,从镜子里都能看到人家的下体呢,就是想惑你。”孙姿痴痴的述说着,与张儒剑分享着自己的秘密。

  张儒剑的血在血管里奔着,下体一阵阵的火热,茎虽没有起,但已经感觉力量像清泉一样一丝丝缓缓注入身体。孙姿把双腿分得更大了些,把张儒剑的手夹在两腿间,然后夹紧,前后摆动,像张儒剑曾经作过的一样。

  “知道吗?我最喜欢你这样磨擦我的下体,你是不是能感觉到啊?是不是很滑、很热?人家的水已经出来了,这是为你的。你喜欢吗?人家的啊,你怎么还不醒啊?你怎么还不醒啊?我需要你!”

  孙姿突然把头埋到张儒剑盖着的被上,痛哭起来“儒剑,你快醒来啊,我们母女都需要你,你真得感觉不到吗?我太害怕了,害怕失去你,又成了我一个人。这几天我们母女什么办法都想了,可你还是没有知觉,我不知该怎么办,这是最后一个办法了,用我的身体来唤醒你,可没有用!没有用啊!”她用力捶打着张儒剑的前,失声痛哭着。

  孙姿那天回到家中,张儒剑已经离开家,留下的字条说自己去书店,可直等到快七点半,做好的饭菜都凉了,张儒剑没有回来,连平时总是准时到家的女儿都没有回来。

  看看外面阴沉的天气,雨已经几乎不下了,她实在等不及,打算去女儿的学校看看。刚出楼门看到女儿混身是血,衣衫不整的奔了过来,好像没有看到她一样向楼道内冲去。

  孙姿一把拖住女儿,知道出事了,顾不得询问,先看看女儿有没有受伤。菲菲强扭着要挣脱孙姿的手臂,混身哆嗦,嘴里喃喃念着“他死了,他死了!”

  孙姿毕竟也独自生活了这么多年,事情也遇到不少,虽然心里紧张,但也没失了分寸。忙把女儿搂在怀中,拍着女儿的背“菲菲不怕,是妈妈,是妈妈,发生了什么事?”

  刘菲菲定了定神,终于哇的哭了起来“张儒剑,张儒剑被坏人打死了!”

  孙姿脑中一声巨响,只觉脚下轻飘飘的“儒剑死了?”她猛的晃动着女儿的身体“在哪儿,他在哪儿?”

  刘菲菲双眼无神,无力的说:“在小花园,他死了,我看到的。”

  不知那里的力量,孙姿拖起女儿“快带我去。”

  两人跌撞来到小花园的空地上,地上趟着横七竖八的人体,孙姿一眼就认出张儒剑,她扑上去,扶起倒在水坑边上的张儒剑,水坑里的水已经被张儒剑的血染红了。

  张儒剑在她怀中一动不动,孙姿在这种情况下反到冷静下来,她试了试张儒剑的鼻息,若有若无,他还活着。

  她对在旁哭泣的刘菲菲厉声呵道:“快去叫车,他还没死。”

  母女两人在出租司机的帮助下,把张儒剑送到了市内最大的第一人民医院,这里的院长是孙姿的人。靠着院长的关系,一切住院手续从简,张儒剑直接被送进手术室抢救。手术整整进行了五个小时,直到半夜才结束。孙姿一边焦躁的等待,一边还得安慰仍处在惊恐中的女儿。

  手术结束后,张儒剑被送进重症监护室,一天后又转到医院特护病房。病情十分严重,脾脏破裂,头部重创,大量失血,还好手术比较成功,命是保住了,人却一直晕不醒。

  刘菲菲在张儒剑转入特护室的当天,也病倒了,过度惊恐,导致身体虚,不过还好不严重,住院两天后,已经恢复正常。

  到今天,已经是整整十天,母女俩轮留悉心照顾张儒剑,想尽办法,张儒剑也没有苏醒的迹象。

  今天,孙姿抱着最后的希望,想用自己的身体来唤醒张儒剑,可是看到张儒剑还是一点动静也没有,悲从心来,痛哭起来。

  张儒剑感受着女人深切的悲痛,女人的捶打让他受伤的间剧烈疼痛,他忽的发现自己的嘴角竟然能因为疼痛而搐,身体的控制能力又回来了。虽然还不能动,眼睛也睁不开,但他已经感觉到了自己康复的迹象。

  孙姿哭了良久,收住啼声,这才发现自己忘情之下,一直在捶打张儒剑,不大悔,立起身来,要查看张儒剑的伤口,但起身才发现腿间的异物,由于哭泣而苍白的脸上升起红云。

  她把张儒剑的手从腿间出,握在小手中,幽幽的说:“儒剑,你要是真能醒过来,以后睡觉的时候,这个地方就是你的手专用的位置。”长叹一声,眼圈又是一红。

  看看表已经是晚上九点,忙整理凌乱的衣襟,理了理秀发,从出一个脸盆。去卫生间,打热水,该给张儒剑擦洗身体了。

  这个特护病房是仿宾馆标准间设计的,自带卫生间,一般人没关系,没有经济实力是住不上的。房间正中偏窗口是一张大,是供病人睡的,大一步开外是一张小,供陪侍的家属休息。

  这几天来,孙姿与女儿就是轮在这里休息的。

  孙姿调好水,自己试了试温度,揭开薄被,出张儒剑的身体,为了保持身体干,除了腹部厚厚的绷带,张儒剑一丝不挂。

  她细心的擦拭着张儒剑的身体,擦完后又抹了一些干粉。干完这些后,已是香汗淋漓,整整花费了一个小时。

  她洗了个澡,披着睡衣出来,坐在张儒剑边看着,倦意袭来,又是一叹,该休息了。孙姿睡在小上怎么也睡不着,她坐起身,想了想,把睡衣下,挤在张儒剑上,把男人的一支臂膀枕在头下,赤的身体紧贴在男人身上,小腿曲起,像小猫一样蜷着,这样她才感觉男人没有离自己而去,足的睡去。

  张儒剑闻着孙姿的发香,身体感觉到孙姿柔软的身体,也睡去了。

  清晨的阳光从窗口入,上的两人仍在睡中。薄被的一侧被孙姿的俯身在身下,两片丰,一条修长的大腿出薄被,暴在晨曦中。房门嗒的一声轻响,刘菲菲走了进来。这个少女经过这次事件后成了不少,虽然面容里带着一丝忧郁,小脸瘦了一圈,但仍是清秀可人,姿竟比以前还耐看了许多。

  她看到眼前的情景,一愣,又释然了,母亲对张儒剑的感情此刻她体会的更深,因为她自己也对张儒剑产生了深深的依恋,张儒剑在小花园的表现让她重新认识了这个男人。

  在他最后倒下的一刻还要为自己披上那件衬衫,使她为自己对张儒剑的误解感到不安,没有这个男人,自己现在不知会怎样,她甚至不敢去想。

  那件衬衫她已经洗好,细心的补好,对于这个从小在母亲关爱下的女孩,针线是那么陌生,但她还是尽自己最大了努力完成了平生第一件作品。衬衫是补好了,但前后背的血迹却洗不掉了,她心中男人的身影也永远抹不掉了。

  在一瞬间,她甚至对母亲产生了小小的嫉妒,因为她的面容是那么的安详,她正在自己心爱男人的臂弯里幸福的睡。

  孙姿从睡梦中醒来的时候,阳光已经很强烈了,她看看头的钟,呀,已经九点了,平时这个时候,女儿早已来了,看看房间内,一览无余,放了心,虽然自己已经从身心都献给了这个男人,但她还是很小心的不想让女儿知道,她不知女儿会是什么反应。

  她先俯身亲了一下张儒剑的脸颊,然后穿衣起,像往常一样,先给张儒剑洗脸擦身,才自己去洗漱。

  张儒剑也醒了过来,体会着女人如子般的服侍,心里很坦然,因为他知道如果他与孙姿换位而处,他也一样会如丈夫般对待孙姿。耳边孙姿的脚步离去,他觉得今天精神很好,头痛已经减轻了许多,身体经过一夜的睡眠好像更有力量了。

  他试着睁眼,用力,眼皮只能微微撑开一条细,一丝光亮透了进来,很刺眼。想用力握拳,只觉小指可以微动,他已经很满意了,虽然还是不能动,但相信不久自己就能站立起来。

  刘菲菲在医院院中来回踱着,估计妈妈差不多已经起来了,来到病房前,没有直接进去敲了敲门。

  已经打扮停当的孙姿打开门,让女儿进来,她要赶去上班,临走的时候忽然想起什么,转头对女儿说:“菲菲,今天是例行检查,凌医生一会儿要来。”

  女孩柔柔应了一声,坐到了张儒剑前。

  孙姿看着女儿消瘦的脸庞,叹了一口气。这个孩子刚从病上起来,就坚持着来照顾张儒剑,与自己轮看护,也幸好这样,她才免于在两个病人间来回奔忙。

  看着她看张儒剑的眼神除了歉疚感激,好像还有点什么,很熟悉,却又形容不上来。上午自己还有个会,要迟到了,她匆匆的离去了。  wWW.ijCXs.cOm
上一章   白领情缘   下一章 ( → )
护士梦平凡的一周恶魔的放纵我的老爸生涯猎王的战利品火爆守护神报应撕裂人檀岛舂潮梦境操纵者
白领情缘完结版:第06章医院由小说迷提供,《白领情缘》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热门小说,精彩小说网免费提供白领情缘全集清爽干净的文字章节免费阅读。精彩小说网提供白领情缘完结版阅读与白领情缘免费下载,更多精彩尽在精彩小说网。